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一个男人的自白

时间:2018-06-14 当我疲惫的插入我老婆的乾枯而又空洞的阴道时,我就想起了《铁血战士》里的一句话,电影里那个配角死跑龙套的说:「我对着我老婆的阴道说你的阴户好大啊啊啊……我只是说了一遍!可是我的老婆非说我为什么要说两遍……」
我老婆没生育过孩子,我的阴茎也不算粗大。我至今没有明白,为什么一开始紧裹了我纤细阴茎的她现在让我在她的大嘴和宽阔的阴道里有点无从选择?
我决定开发一个新的紧裹的地方,当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捆绑住了我老婆在她痛苦流涕中把我膨胀到极点的阴茎强插进的她的肛门时。我第一时间听到的是一声满足的舒服的呻吟,而在这一声鼓励支持并且满足的呻吟里。我的阴茎失望的颓败在了我以为紧裹异常但是相对空阔的那条肛门里。
我抑制不住的打了她,我说我操你妈的,你这个婊子!在我耳光里她嘴角挂着血丝大声的嘲笑着我。在恶毒的讽刺和挖苦里我一败涂地的放下了我高高扬起的手。
不能离婚!因为我的岳父在他们这个地方想让谁死让谁死。因为他们有人陪着你死。想当年我被她的女儿「强行」俘虏的时候,当然说「强行」是为了我觉的一个男人应该有的面子。我像一个娘们一样唾弃了跟了我很久的女友,那个没有在乎贫穷和平凡的女孩。半推半就的成全了自己成全了我老婆要找一个帅哥的虚荣。
当我和我老婆结合的一剎那我觉的我成功了,告别了乡村告别了贫穷告别了土里土气的父母乡亲。而我一次次的不接我父母的电话导致他们不再打来时。迎接我的反尔不是荣华富贵而是丈人和舅子的一个个白眼。
当我滥醉后被两个舅子堵在了一条小巷里被打翻在地,一只冰凉的皮鞋底踩上了我自以为傲的英俊的脸。永远再别打我妹妹,你要明白,你没有了她,你就连条狗都不是。记着,一指头都不能。当我费劲的爬了起来看着他们扬长而去的背影,吐着嘴里的血我恶毒的把眼神放射了出去。
当我开始寻找答案的时候我才发现除了我,其他的人知道我的老婆是一条永远都在发骚摇摆着屁股的母狗。我家的床上,KTV的包厢和卫生间,野外的车里,到处都有她和不同男人们交合后留下的痕迹。
甚至在传说里我听到一个男人洋洋得意的对我吹嘘着某一天下午他和我老婆在喝嗨以后开着车去了野外,老婆爬在汽车引擎盖上摇晃着让所有男人都仰慕的雪白迎接着这个男人的硕壮和粗长。
男人淫糜的笑着说你知道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当他一次次大力的抽动阴茎在我老婆湿润到不得了的往外吐着白沫的阴道时。他突然发现不知道何时自己的阴茎上已经有了一层浓重的血色,他扒着我老婆的屁股往下一看,那双分开的细长雪白的大腿上已经有两道鲜艳的血痕顺着大腿深处在随着一次次的抽查蜿蜒而下。那红和白的交映,触目惊心。
男人接着对我说,当时男人被这样的情景刺激到湿漉漉被紧裹的阴茎马上暴涨了一倍。而这种暴涨让我老婆马上的开始肆无忌惮的大声喊叫。主要是这个婊子太白了。男人一边唏嘘着一边对我说。啧啧的回忆着那天的情景。男人停止了抽动,任阴茎停留在不停索取和摇摆着的臀缝里,你来月经了,我们停止罢。男人说。
我老婆呻吟着脱离了让她迷恋万分的阴茎转过了身体,看着自己雪白的两腿间的鲜艳,看着男人湿淋淋糊满了淫水和血痕的阴茎,开始舔着嘴唇媚笑,你介意吗这样?我老婆问他。男人顿了一下说我不介意。当我老婆蹲了下来在他的双腿间握着他因为放鬆而微微开始绵软的阴茎用她的嘴唇开始套弄的时候,我老婆含糊的说着,我也不介意。
男人开始对着我歎息,男人说自己阅女无数从来没有见过想我老婆这样淫蕩的婊子甚至是贱人。男人说当自己看到我老婆嘴在自己的阴茎上吞吐着开始往外溢出红色的口水时,他再也忍不住的扯住了我老婆的头髮摁住了她的头死命的把暴涨的阴茎抵进了我老婆的喉咙处喷射了精液。男人说那是他有生以来射的最爽的一次。
男人说没过几分钟我老婆喝了几口水沖完了嘴里剩余的精液并且嚥了下去的时候。她马上扑了过来。男人说:「当我看到她雪白的双腿和腿间快要凝固的血痕时。他不由自主的又硬了。」
听着男人讲述着他如何开始了第二次狂暴的抽插我老婆早已迫不及待双腿高扬了躺在车盖上大张了的阴户,并且是多么什么的配合和满足。我鬆开了因为攥了太久关节有点发白的手。
我站了起来对着还在憧憬着还想再有这么一次的男人。我对他说谢谢你这么精彩的故事。还有件事,我就是XX的老公。再见。在他的目瞪口呆里我转身离去了。
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有时候我的所谓的朋友们在我到来的时候总是会多次戛然而止的话题。然后会浮现出的意味深长的笑容。我也终于明白了。原来不是我想的那样,是我的问题。
上次的暴力导致了我出入那个所谓的家时象空气一样,我忘了说,我岳父住的是别墅。而他说要女儿养老所以我们住在一起。多次唾弃的白眼和行同陌路一到晚上就消失不见的老婆,我想我还是离开罢。
当我多年后踏上出生的那片土地时候我热泪盈眶,我发现我以前鄙夷的地方在多年以后居然是如此的亲切。当我推开我家的大门时,我甚至像个孩子一样有点雀跃。我为我自己有这种情绪而不好意思。院子里的空旷和冷清却瞬间赶跑了我所有的想法。我马上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而预感变成真实的过程快的让我无法接受。
当我快步上前推开堂屋的大门时,第一时间映入我眼帘的,是屋子中间那张老八仙桌上的一个相框。像框里一张满是皱纹的脸慈祥的看着我站立的地方。当我颤抖着嘴唇不敢相信着浑身打着摆子的时候,一个老妇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从偏屋里走了出来。静静的无语的看着崩溃的我。
我父亲走了。就在我沉醉在我以为拥有了一切的精彩的时候。父亲走的时候闭不上眼睛,呼哧着呼哧着看着那扇离他越来越远的门。他希望看到的,我希望不是我。我跪在父亲的遗像前用力的大力的打着自己越来越狠的耳光,在清脆的耳光声里母亲平静的说,我的后事已经交代给你爸的外甥了,做为他处理我和你爸的后事的回报是这院地方。这是你爸爸交代的。
母亲什么时候离去的,我不知道,当我在几天后虚弱的站了起来离开后,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我的容身之处。
我又回到了这个城市,这个曾经满足了我纸醉金迷的城市,我无所事事,用以前从我老婆手里对哄和骗来的一点钱找了个破地方对付了下来。然后每天在早上坐上一辆辆公交车茫然地来回的在城市里穿梭,看着忙碌熙攘的人群我目光呆癡,无以面对。我已经彻底的忘了,我以前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业务员。
当一次不期然的目光交汇里我发现了一双久违的熟悉,而当我非常不容易的有点激动着想要招呼那双熟悉时,那双以往清晰明亮现在黯淡无光的眼眸冷漠的转了过去,那眼神里只有俗气的中年的不齿的蔑视。我想干什么?说声对不起末对她?我失望的坐了回去。我对自己说,你这个卖货。
这天我看到了那个现在名义上还是我老婆的人。她花枝招展妩媚异常的钻进了一台看上去非常高档的车里。看着车扬长而去,我恶毒的想着这个婊子今天会不会大出血而死?当我咬牙切齿的回到住的地方,才想起来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游蕩,我已经没钱了。
我想,是到了该了解的时候了。
我给我老婆打了电话,电话里我冷静的平静的说,出来见一面罢,一切应该结束了。我老婆在电话里不屑的说有什么可结束的?不是已经结束了末?我马上卑微着可怜着,我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千年修得共枕眠。想想我对你的好!最后的一面,让我见见罢。感觉着电话那头的犹豫,我卑微的补充着,我明天就要离开再也不回来了。也许是想起了什么,她开始乾脆的说,你在哪?
事情和我想像的一样,由于我一贯的讨好巴结以及我不怎么强硬过的性格,她很轻鬆的一个人来到了我住的地方,这个没住几个人的待拆迁区让她很是鄙视和唾弃,你看你现在怎么混成这样了她噁心的看着我说。我阿谀着媚笑着说我知道我错了,我不能没有你。说着我打开了门,把翻着白眼的她带了进去。
我冷笑着坐在屋里唯一的一张大板凳上看着破床上棉被里裸露出来雪白的大张的那两条长腿,曾几何时这双雪白美丽的长腿绞出了我多少次的高潮,而它们现在只是无力的瘫在了那里,彻底不再高扬不再嚣张。
那是当然,当我关好门看着她鄙夷着环境的后背正要说什么的时候,我愤怒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掌切在了她的后颈上,居然和电视里一样,她哼的一声就瘫软了倒了下去,我哈哈一笑翻出了买好的尼龙绳,脱光了她捆好了她把她放在了床上。
我站了起来,面无表情或者是狰狞的走了出去,锁好了门我朝着我早已经锁定的人走去,那个流浪在附近身材魁伟骯髒破烂没有智商的乞丐。选择他的原因很简单,一次偶然的路过我被他从破裂的裤裆里磊硕了垂下的那条阴茎所震惊,我可以保证这条阴茎比我在任何一部欧美的A片里所见到的夸张也毫不逊色,因为光是从它的绵软状态就可以猜到它勃起后是如何的狰狞。
从有了这个想法的时候我一个包子一支烟的假装了路过扔了给他,没多久他远远的见到我就开始讨好的憨笑,我想可能他一点也不傻。我走到他的面前,我说着打着手势让他明白,他顺从的站了起来,留恋的看了他的一堆破败,唯唯诺诺的跟着我走了过来。
关好了门,我没有理会站在屋子中间的乞丐,我逕自的走了过去,一把掀开了开始蠕动着的被子,我老婆惊恐的眼神告诉了我她现在是多么的恐慌,我看着她被我用她的内裤塞住的嘴呜呜着我对着她甜美的微笑了,我走到乞丐的身边,拉着他的手往床前走去,乞丐有些抵抗,抵了身体不知道怎么是好,我用了点儿力,把他拽到了床前,一把把他推到了在我老婆赤裸裸的身体旁边。
我摁住了他的手,把它摁在我老婆保养的高耸的完美的很有弹性的乳房上。我带着他的黑手在雪白的乳房上揉动着用力的捏着,我想他一定是感受到了舒服的绵软和温暖,慢慢的不再随着我的手的摆弄,开始贪婪的捏揉了起来。我觉的自己很成功。
我老婆在乞丐的黑手盖上去的一剎那起了全身的鸡皮疙瘩,挺动着身体想要摆脱开来,很遗憾,对于一个双手被捆绑在背后的人来说很困难,我一边鼓励着乞丐继续,一边开始脱去了自己的衣服,看着我老婆看着我居然还在愤怒的眼神我笑瞇瞇的跪在了她的腿间,抱着她的腿我把早已经勃起的阴茎抵在了她的肛门上,我看着她说你知道的,儘管我不喜欢这里,但是没办法。
说着我低下了头,一边抵抗着她希望合拢的双腿一边往龟头上吐着口水,当我的阴茎顶开了她已经不怎么紧闭的肛门时,她放弃了似的不再挣扎,两眼空洞的看着屋顶,绵软了身体任我抽动着,我笑了,我说别着急,其实我根本不想干你,只是……我点点了乞丐,我说他得有人教,而乞丐看着这一切喉咙里开始呵哧呵哧,捏着雪白乳房的黑手越来越有力的捏揉着。
看着我老婆的漂亮的面容开始随着揉捏扭曲着,我开始呵呵的笑了起来。
我把她的双腿抱起压了下去,把她折了起来,为的是让乞丐更好的看到阴茎是如何在她肛门里进出,我故意的夸大了脸上舒服的表情,大力的起伏着身体,让阴茎尽根的快速没入在她的肛门里,看着她呜呜的摇摆着头身体开始抽搐着想摆脱,我愤怒了,我腾出了一只手打在了她的脸上,看着她愤怒的惊愕我又开始笑,我说别这样,我是非常希望你能享受下面的过程的。
说着我夸张的大声吭哧着把阴茎全部插进她的肛门里抽搐着射出了精液。因为我已经看到了想要的东西,乞丐已经完成了勃起,那条充满了爆起的纹路的阴茎夸张的从裤裆的破裂处顶了出来,耀武扬威的在那里冲动不安的跳动着。
我强行的把她的头扭了过去,我喘息着笑着说,LOOK,这就是我为我们的婚姻结束为你準备的礼物,我希望你到今天为止还没试过这么大的。看着我老婆眼睛里的惊恐我呵呵的笑了起来,我让了开来,把乞丐引导在了她的两腿间,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的阴道里已经开始往外溢出着透明的液体,慢慢的滑落在了还在一张一合彷彿呼吸着往外排挤着精液的肛门上。
我鼓励着乞丐像我一样脱去他的那一身破烂,乞丐照做了,当他脱去衣物的时候我和我老婆都瞪大了眼睛,我是惊奇,而她是惊慌,我们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可以骯髒到这样一个地步,乞丐满身的污垢已经像鳞片一样结成了大块大块的痂,而让我没想到是乞丐的身上居然已经有好几个地方在溃烂了流淌着黄黑色的脓,我马上往后闪了闪。
同时发现乞丐狰狞的大龟头附近也有同样的现象,我恶的一身冷气席捲了全身,马上穿好自己的衣服,当我慌张的穿着衣物的时候我看见我老婆看我的目光里有一种绝望的哀求,我一时间楞住了。在那一瞬间我动摇了想放弃想阻止乞丐的进入。
今天我终于想起那天让我放弃阻挡的理由,我想起和她结婚的那天希望父母来,而被拒绝的理由是不相衬,我犹豫着答应了。我想起婚后想让父母来看看,这次拒绝的理由是她的父母不喜欢。我又犹豫着答应了。
我想起我父母打来电话被她野蛮的抢去说我很幸福过的很好马上要入赘她们家连姓也要改。我愤怒了一秒。为什么只有一秒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当她挂了电话笑着解开了我的皮带含住我的阴茎时。我居然不愤怒了。
其实我不恨她,到今天我恨的只是我自己,而不好意思的是。我把对自己的愤怒转嫁在了她的身上,我很卑鄙……
乞丐在她双腿间的阴道和肛门之间犹豫了,迷茫了半天困惑的看着我,出于恐惧我没有实现前面幻想了要指导的想法,我费解的虚空指指点点着,我的目的是她的肛门,乞丐大概的明白了,学着我的样子一手拎起老婆的一条腿,一手扶了胯间粗壮暴长的阴茎,抵在了我老婆的双腿间,腰间开始用力的顶了进去。
看着乞丐的呲牙咧嘴看着我老婆开始扭曲的面容和痛苦的表情,我知道乞丐已经如我愿的进入了我希望的那个地方,我靠近了一点,看清楚的我倒吸了一口冷气,我从来没有想过一个人的肛门可以被扩充到这样一个地步,我老婆随着乞丐阴茎的深入开始不安的扭动着身体,表情居然也开始狰狞,当乞丐呼了一口气的时候我看见乞丐的阴茎基本上已经插进了我老婆的肛门。
阴茎根部肛门被夸张的扩成一个半圆箍在那里,从乞丐的表情上我知道他非常非常的舒服,在习惯了开始的紧箍以后乞丐开始慢慢的试图抽动起来,而这个时候我老婆嘴里的内裤再也不能阻挡她的喊叫,一种我从未听过的嘶喊和喘息从内裤和嘴角的缝隙里扑出来。当乞丐不管不顾的开始发着力抽动着他的阴茎时,我听到了一声满含绝望的痛苦的闷吭。
我看见了,乞丐的阴茎上没过多久就带出了一丝丝的血痕,慢慢的血液的面积越来越大,在血液的蜿蜒中我老婆的胯间开始变的漆黑一片,慢慢的随着这种蜿蜒我老婆的雪白的双腿上也开始有了黑色的痕迹。看着乞丐喘着粗气喷着口水用力的吭哧着。
我开始慢慢的往后退,我有点看不下去了,当我在空间不大的房间里退到无路可退时,我看到的是令我今生难忘的诡异的一场情景,一个满身骯髒遍体流脓的人慢慢的把自己的骯髒和漆黑蜿蜒到了他身下的那个人身上,黑色的水渍慢慢的掩盖了雪白的乳房,大腿。
而更让我喘不过来气的是在他们交合的地方,随着阴茎粗暴的进出大股大股的鲜血不停的涌了出来,先是床单,然后顺着床单滴答滴答的滴在了地上,沉重到每一滴血滴,都可以在地面上砸起一个小坑。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大声的喊了一声,打开了门跑了出去。
那天我不知道跑了多远,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怎么样最快的离开这个地方,这个让我无法再呼吸的地方。
我为什么要死?我想,就让我这样卑鄙贱格的活下去好了,这未尝不是一种很好的惩罚。